离职这件事情思考了很久,心里还是想念南京的一点点了。

今天碰巧又遇上了个意外,本来说好转租的租客突然不想租了,让我渐渐相信了所谓的马太效应。可能这就是生活吧。可能是最堕落以及最倒霉的一年,当然后者的原因大概率是前者。

年初开始回到学校之后,所谓的春招实习的开始了。各种复习和面试,然后是一次次的跌跟头。虽然在后来情况有了好转,但心里还是清楚那时候的自己确实活得很窝囊,直至现在。最终来到了微软苏州,觉得应该还是做了相对正确的选择。

一直以来我都清楚自己的最大不足是对自己缺乏清晰的认识和定位,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要的是什么。没有所谓的野心,也构成了自己性格的最大缺点。平平无奇,所以总是很羡慕那些在特定领域有自己一席之地的同龄人,或者对某件事情有着特别的专注度,而自己任何一件东西都是三分钟热度,以至于写下现在这篇矫情的帖子(?)也是有苦难言。已经失去了基本的表达能力。

七月,想装好新的心情来到苏州。我对苏州有过憧憬,园林呀,各种街道呀,湖呀,都很向往。想要走遍苏州的每一个角落,感受江南的风土人情。不过这一切都在随便走了几天的疲惫和怠惰后匆匆结束。我想每个周末好好地看部电影,滑稽的是每次去看两个小时的电影基本上要花两个多小时来回的路程。我不太喜欢公交车,但两个小时的高铁F座我会很欣喜,并不觉得浪费生命,有时候还能看看窗边并不好看的风景,也让我觉得自己并不属于某一个地方。

昨天跟两位mentor出去吃饭,刚好在我之前看电影的广场楼上。说起来奇怪,为什么我会有两个mentor?也是阴差阳错,mentor在我实习一个月后就出差去了美国,所以之后基本上是另一位带着我。两位人都很好,我很感激。在微软期间主要做了个(将要)开源的小工具,也足够让我骄傲了。从零到一,边学边做,竟然觉得前端还有些意思。中间的沟通过程也受益良多,各种提bug,解决各种issue,加一些想要的feature… (没错他们就是这么缩话的)但有时也会有犯蠢的时候,比如在mentor打skype电话的时候没注意到就过去叨扰…

两位导师聊了在美国那边的生活,“有些无聊”,“一两年很好,移民的话得好好考虑”。我并不知道地球背面的一丁点生活细节,西雅图的民风,小城市地铁上的流浪汉… 能不能在有朝一日体会到也尚未可知。也注意到这里的员工基本上都实现了基本的“温饱”,不知道以后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呢。

今天是周三,刚好是茶水间有蛋糕的一天(能看出来在这天离职也不是偶然233),吃完这个蛋糕,大概也就交完工卡离开了。有些悲伤。很希望以后的工作能有这样的自由和舒适,work-life-balance真的越发重要了吧。现在也不是莽撞的时代。